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十二章 机会只有一次


在王宁的记忆里,这世界的父亲叫王礼泉,母亲叫杜晓梅。

记忆里清晰无比,本能的,看到二老,眼眶一红,眼泪夺眶而出。

纵有千万埋怨,当二老在医院亲口听到王宁的病情,儿子又失踪了,他们又哪里受得住打击,王礼泉还好,杜晓梅直接哭晕了三次,现在儿子终于出现,心中的万千埋怨一下烟消云散,只剩下亲情的难以割舍,以及对生命无多的儿子的亏欠。

王宁接过纸条,被杜晓梅一把搂住,嘴里喊着“孩子....我可怜的孩子.....”瞬间哭成泪人。

因为那纸条,医院自觉责任不大,并未调取周边监控,现在人完好的出现,房东也终于松了口气,出门和女儿打电话去了。

医院方面见一家人抱头痛哭,也不好多说什么,默默退出去。

杜晓梅死命的抱着王宁足足哭了十几分钟,这才拉着儿子坐到病床上,父母一边一个,不敢看彼此,看着都市的无尽建筑,纵目望去,竟看不到希望。

王宁也思念自己在原世界的父母,被这一世的父母宠过,感受二老的亲情,两世记忆情感重合,宽慰道:“爸!妈!儿子这不是没死么,并且我能活下去!肯定要长命百岁!”

杜晓梅听了抹着眼泪气苦道:“孩子啊!肯定是这家医院本事不行,咱们换家医院,爸妈肯定把你治好!”

王宁知道老妈这是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,心下感动却不得不拒绝,认真道:“儿子这病再看下去也是浪费钱,有钱还不如你们留着防老呢!别搭在医药费上了。”

“那咱们回家!都回家!咱们一家三口哪也不去!爸妈天天陪着你!”杜晓梅说着就收拾东西,一刻也不想待在这的样子。

自己还指望着靠系统赚取生命值活下去呢,回了农村老家哪有点数可赚?那才是真死了呢!关键又不能说出系统的存在,传出去还不被人当小白鼠研究啊?

“妈!妈!妈!!!”王宁喊住老妈,忍着心痛说道:“儿子一直上学,这次打工还是第一次出远门,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!”

自从王宁回来,王礼泉近半小时一言不发只是抹泪,听到现在,手颤抖着从裤兜内掏出一张银行卡,抓住王宁的手臂,将卡放在王宁手里,失落的说道:“是爸妈没本事,当了一辈子农民只能打工,赚的钱只想着给你攒钱娶媳妇儿,你几次要和同学去玩,一次也没舍得让你去,去看看也好!这卡里有二十多万,想玩什么吃什么都试试都尝尝吧!别留下遗憾!我们就回去了,让你二叔陪着你,想去哪去哪,记得回家就好!对了,你二叔开车出去找你了,也快回来了吧!”

话刚说完,门被快速推开了,正是王宁的二叔王礼庆风风火火的推门进来,看到王宁招呼道:“小宁回来了!回来就好!”

“嗯,二叔。”王宁应一声。

王礼庆强颜欢笑道:“咱们一家人团聚,怎么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,正好小宁回来了,二叔这就给你办转院手续,咱们找家好医院,一定给你治好,二叔还指着你养老送终呢!”
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王礼庆只比哥哥小一岁,赶的时候不好,大哥有个儿子被拉去结扎,他生下个女儿之后,全家躲出去了,没想到二胎还是闺女,还想生三胎,结果王宁的二婶总是感觉腹痛,去医院一查,子..宫内膜癌,直接切除了子...宫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,反正从小到大,王宁都感觉这二叔对自己特别好,拿自己当亲儿子待一般。

王礼泉将决定说了,不等二叔答应呢,王宁抢着说道:“爸!妈!二叔!我这么大了,会照顾自己的,再说了,我要去的地方都是年轻人喜欢的,二叔去也不合适!你们找个地方睡一夜,都开车回去吧!要是感觉不对,我会回家的!”

“都是爷们!我还是你二叔,忘了你光..腚孩的那会二叔怎么抱你了?有啥不合适的?”王礼庆气道。

王礼庆直接瞪眼,从折叠沙发上一下站起,看样子随时准备阴天打孩子一般。

没个好理由肯定是劝不回去,王宁没办法,决定祭出大招,平静的拿出手机,按一下显示出屏保,显示出刘娇娇自拍的笑脸,向三人晃一晃说道:“这个女孩叫唐莹,是我来申城认识的,现在是我女朋友!有二叔在,怎么方便?”

三人听了一愣,老妈最是心急,有女朋友就好,就算儿子没了还有望抱孙子呢,急切的问道:“你俩在一起了?”

“嗯!”王宁咬牙承认,脸不红心不跳。

得王宁亲口承认,三位至亲无不欣喜,二叔咬咬牙说道:“真是这样二叔留下确实不方便啊!哈,小宁你也努力点,只要她愿意帮咱老王家生个孩子,二叔这里还有十几万,都拿出来给她当补偿了!”

又是想去看世界,又是女友的,看来是说服了,王宁郑重道:“我俩一见钟情,女人的事你们都懂,想要孩子估计机会只有一次了,都在这盯着我压力大,所以你们都回去吧,有好消息我第一时间给家里打电话!”

虽然经历了绝望,好歹又有了另一种希望,心下稍稍欣慰,二叔痛快的去办理出院手续,很快事了,房东垫付的医药费不但给了,二叔还拿出两千块,权做将王宁第一时间送医的道谢,房东阿姨死活不收,二叔过意不去,一家人请房东吃饭。

惦记着晚上有约,王宁说了约会的事,家人也不相劝吃饭了。

饭后又坐着二叔的小面包和房东回小区,爸妈在王宁的租住房内待了片刻,落了场泪,这才找旅馆休息,三人两天一夜没睡,二叔更是开车十来个小时,早已疲惫不堪,准备休息一夜第二天回家了。

好歹将家人安顿好,系统也未提醒,王宁不知刘娇娇跟踪之事,却不知因为刘娇娇的转变,唐莹那里又有点小变故。

时间很快接近七点。